是我二狗子啊

我乘着风飞过来 征途是星辰和大海

T:【喜来眠留言板】营业中!来留言吧!听说许愿也很灵验!

祝小三爷生日快乐啊!平安喜乐,万事如意!铁三角岁岁平安,天天开心!

关于睡觉不安分这点小事

  预警: 1.新手文笔差

           2.有私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说实在话,从小到大,我睡觉一直不大安分 。在床上东滚西爬,翻身蹬被,睡姿极其嚣张 。

       其次,从童年起便是一人独睡,更没人纠正过这一缺点 。嚣张的睡姿除却在下斗的时候偃旗息鼓外,只延续至今。

       只不过我体弱的那段时间嚣张程度有所减弱,但自从身体恢复之后 。嚣张程度呈直线上升,甚至比少年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之,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个毛病被大家发现是在归途上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在一个很偏僻的小镇停歇,宿在镇上的招待所。好家伙,那地方不愧偏僻二字。那招待所的房间,我搜肠刮肚也只能用简洁来赞美它。我小心翼翼的坐在那薄木板床上时,生怕它半夜不堪重负光荣退休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楼下后院有棵很高大且绿意盎然的柚子树,茂密的绿叶中有黄澄澄的的柚子。胖子看了垂涎不已,使劲撺掇我去偷摘。

       我没理他,站在窗边,偶然有风吹来,阳光透过树叶在我脸上抛撒斑驳碎金。

       我看见小哥坐在树下安静的发呆,看见小花和黑瞎子在喝茶,偶尔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我闭上双眼,静静的感受这一切。只觉得岁月静好,万事如意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启程时,老板还是送了我们很多柚子,酸酸甜甜的我们吃了一路。


       在凉棚吃过晚饭,我们一起散了会步。大家也就各回房间了,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洗漱后,到了睡觉时,我忽然觉得后悔。心想这招待所的墙恐怕比这床板都要薄。所以我与胖子虽隔墙而栖,但是他打鼾声犹在耳旁。我痛苦的闭上了眼,心有戚戚。

       在床上左翻右覆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但一直睡得不太安稳。做梦梦到有只粽子一直拖着我的腿怎么样也迈不开,边上也不见小哥跟胖子,身上汗津津的冷得很,我不由得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心里急躁,双腿挣扎不过,一腿便蓄力一踹。

       “嘭”。

       木板断裂的巨大声音将我震醒。

   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刚抽出刀,房门也是“嘭”的被人踹开。有人打开了灯,光亮顿时撒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我看见小哥的眼神由焦急变得愣怔。

       看见胖子的表情由凶狠转变成好笑和揶揄。

       看见小花和黑瞎子表情由警惕转变为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当我发现我身上只穿着衬衫,可怜的被子小半在地并紧紧缠绕着我的右腿,左腿将床尾的木质挡板踹裂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捂住脸,躲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笑声充满了这个房间,惊碎了夜色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个毛病改正过来,是在雨村退休之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回到雨村后,又磨磨蹭蹭一段时间后。胖子嫌我犹犹豫豫扭扭捏捏,我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冬去春来,院子里的桃树满目花枝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我借一枝桃花挑破窗户纸,与小哥正式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胖子乐得亲自掌勺,指挥我和小哥去村口李大爷家打来当地的米酒。我们铁三角好好庆祝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我和小哥仍然分房而居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我心中很想大被同眠,但是我总觉得进展太快,心里发慌,就一直支吾着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早上。

       我那天晚上多刷了会手机,但总归睡觉时是正常的。就是第二天一早上起床有点不大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摔醒的。我在小哥难得的怔愣视线中,裹着被子淡定的爬上床。

   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,脸丢多了,也就没有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事情平常而又不可思议。我睡前的确是正常的姿势,头在床头,脚在床尾。只是在睡梦中我毫无察觉的在床上将自己调转了方向,头在床尾,脚在床头罢了。又因为我房间的床挨墙放,我睡觉习惯性的向墙面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我只能假装无事发生的样子,无视了胖子的嘲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在胖子揶揄的目光中,小哥将他的东西都搬进了我的卧室,我们终于同床共枕了。

       心里想想,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我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一句,胖子唯有冷笑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桃花盛开的日子已然过去,天际阳光普照。我望着碧绿的桃叶,心中思量着吃桃的季节,拉着小哥的衣角,我们也许会在树下接吻。